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锦州市养猪设备厂

Uber计划以5亿美元卖掉印度市场餐饮外卖业务

2021-08-02 来源:开封农业机械网

网约车巨头Uber面临巨亏,而餐饮外卖业务被认为是一个能够让母公司摆脱亏损的救星,但是日前传出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。据外媒最新消息,Uber计划以5亿美元卖掉在印度大市场的餐饮外卖业务。

据国外媒体报道,据直接了解此事的三位消息人士透露,Uber公司已将其印度餐饮外卖业务再次推上了变卖“柜台”,对外转让价格约5亿美元,而印度外卖市场的强劲对手祖马托(Zomato)正处于购买资产的领先位置。

Uber的最终交易价格可能会改变,目前谈判涉及该业务以股票方式进行的收购交易,另外,Uber还可能投资位于古尔冈的在祖马托公司,目前对方正在进行总额5亿至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。

据悉,祖马托公司幕后的支持者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蚂蚁金服公司,Uber和祖马托的转让谈判已经持续了几周,Uber最近也向另外一个餐饮外卖业务竞争对手思伟集(Swiggy)发出了试探,但他们的谈判尚未成形。

一位消息人士透露:“与祖马托的会谈现在正朝着一个交易协议草案的方向发展,讨论更加现实。”

此次出售业务的谈判正值Uber在经历了低迷的首次公开募股(IPO)后面临实现盈利的巨大压力。目前,Uber股价较上市价格下跌逾33%。

对于Uber餐饮外卖业务来说,印度市场一直拖累着全球利润率,该公司最近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,将退出投资回报率低的市场,专注于可能成为第一或第二大玩家的市场。

九月份,Uber已经关闭了韩国的餐饮外卖业务。

据国外媒体报道,Uber外卖业务在印度外卖市场中排名第三,每天有25万到30万份订单,相比之下,思伟集和祖马托公司的订单数量则为200-250万份,这两个对手公司都声称自己处于印度外卖市场的领先地位。

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Uber的平均订单价值也低于祖马托和思伟集的3-4美元,约为2美元。

“我们不对谣言或猜测发表评论,”Uber发言人对有关变卖业务的消息如此表示。

这不是Uber第一次准备变卖印度外卖业务,今年早些时候,在Uber上市之前,该公司与思伟集、祖马托和亚马逊印度公司进行了谈判,内容有关外卖业务交易,但由于除税收和法律问题之外的估值差异,交易未能达成。

最近,祖马托公司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,其中蚂蚁金服已经同意投资两亿美元。此次融资交易使祖马托的估值超过30亿美元,如果发生基于换股的交易的话,也有可能根据这一次的估值和股价水平。

这笔交易对祖马托很有吸引力,因为它将有助于该公司加强在印度南部城市的影响力,到目前为止,该地区一直是思伟集公司的一个重要地区。这也将有助于其在与思伟集的竞争中获得市场份额优势,并吸引新的战略投资者加入。

思伟集和祖马托今年早些时候都亏损了大约4000万到5000万美元,现在亏损额已经下降。

例如,祖马托的大股东Info Edge表示,该公司的亏损已从3月份的每月4500万美元降至10月份的2000万美元。根据提交给印度政府公司注册处的文件,Uber外卖业务预计2020年将在印度亏损14.51亿卢比,约合2亿美元。

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,Uber、Lyft等难以盈利的新上市科技公司股价大幅暴跌,失去了投资人的青睐。如今的资本市场更加看重科技公司的盈利能力,而不是“讲故事能力”。此前,写字楼二房东公司也因为长期亏损等原因,上市失败,股指暴跌了九成。

之前,Uber已经进行了三轮大裁员,裁减了1200多人,占到公司员工人数的5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过去几年中,Uber也曾经在表现不佳的市场以变卖资产的方式退出。在中国、东南亚和俄罗斯,Uber卖掉了网约车业务,获得本地强劲竞争对手的少量股权。

另外,在印度市场,软银集团在成为Uber大股东之后,还希望Uber能够和印度最大的网约车公司Ola进行合并,但是由于创始人反对,这一合并未能够成功。这一合并交易也引发了垄断市场的批评。

伦敦取消Uber牌照,只是因为安全?

网约车平台一度被视为完美的共享经济模型。在汽车过剩、公共交通进展缓慢的城市区域,网约车平台不仅为乘客提供了便利,也顺便创造了数万个新的工作岗位。那些原本担忧裁员风险的新中产阶级们也多了一条出路:哪怕失业,还能成为一名无须认证、审核和持证的网约车司机。

但互联网平台的膨胀显然出乎公众意外。原本,网约车是作为社会运力的有效补充而获得了生存的合法权,但很快,随着互联网的扩张效应和资本不惜一切的投入,网约车平台在不少地区都在蚕食传统出行结构。比如,政府精心搭建起来的出租车监管结构,在分散原子化的网约车平台面前显得不堪一击。

全球网约车巨头Uber在其发展重镇——伦敦也不出意外遭遇了小小的滑铁卢。

据英国媒体报道,11月25日,伦敦交通局宣布,因为安全问题,Uber将不会获得新的牌照。这也意味着,作为全球第五大市场的伦敦对Uber选择了关闭大门。

这一决定的背景是,伦敦交通局认为,在其调查中,已经发现了数起危及乘客安全的违规事件。其中,伦敦交通局给出了一个案例:一位司机因传播儿童色情图片被警告后,尽管他的私人租赁执照已被吊销,但该司机仍在继续使用Uber。

其实,不仅在欧洲,在美国和中国,基于安全理由而实施更严厉的监管,都正逐渐成为共识。

可以说,对于Uber这样的网约车巨头来说,全球交通部门罕见地达成了一项共识:准入审核。原本无孔不入的互联网共享平台,突然遭遇了政策的围栏。

网约车平台曾经借助资源的自由流动而蓬勃,但在监管部门看来,让乘客和司机自由搭配带来的更多还是公共管理的风险和难题。

共享经济模型与公共管理所需要的秩序、规范和安全等原则之间,的确存在着巨大的鸿沟。过往,网约车平台通过对绿色出行、资源效率和便利等方面的描绘,成功创造了巨大的舆论豁免空间。

但随着网约车逐渐成为成熟的一种“用户叫车”模式,网约车平台需要找到新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价值。伦敦的出租车系统一直颇有声誉,倘若网约车只是将传统电召、扬召的模式改成线上预约,那么,任何一家成熟的出租车公司都可以完全采用这套体系,用户也能享受到便捷服务。

公众慢慢发现,Uber这样的企业,主要的贡献是以互联网的方式大幅增加了营运车辆的数量,从而部分降低了打车成本。但与此同时,这一规模的增加,也带来了关于安全、资源浪费等质疑。

从公共政策的角度出发,网约车平台不仅难以贡献独一无二的价值,恰恰相反,还会带来更多挑战。而用户角度不会介意是在Uber上在线约车,还是在其他平台上约车。

随着时间推移,网约车平台的独特价值正逐渐溶解在公共交通之中,而其为全行业带来的风险挑战,却在不断增加。

因此,网约车平台正面临着艰难的抉择:是迎合监管需求变成一家在线出租车公司,还是继续成为开放、共享的汽车出行平台。

这起事件的后续是,Uber宣布将对上述决定提出上诉,称其已采取措施改变商业模式,并设定了安全标准。

这也说明,不论最终选择如何,至少现在,Uber们都要先适应老老实实申请牌照的新生活了。

Handler 消息传递机制

Android 模拟器的控制台命令

uni-app基础组件